旁友来碗甜酒吗

咸鱼常弧,杂食不挑,没有肝(???

想要画伽保护小的结果两个都很凶了xx

晚修摸的!!果然初心cp!!
大抵是私设这样……打算以这形象开新坑:)

司糖生快!!!送你leo团子当礼物啦!!

Emmmmmm不像伽的伽不像小的小(溜

等我会上色了再试试上个色什么的吧(´ . .̫ . `)

P2雷狮:安迷修你冷么,这还有一边
安迷修:不了谢谢




是突发奇想感觉雷狮的头巾绕两圈在脖子上大抵可以当围巾用……?(怕是石乐志

强行雷安(

【雷卡糖罐48h 】夕雾

  *偏意识 

  *原著背景也有许多自设 

  *好像有点乱……(´ . .̫ . `) 

        *lof的手机网页版的排版可能会有些奇怪……

   *分段狂魔注意

   

   

   

   

  滴答,先是小小的一滴,随后愈来愈多,雨密密地落下来。 


  这是冬天的第一场雨。 

   

  雨下得挺大,不少参赛者选择来休息厅避一下,卡米尔也是其中一个。在凹凸世界里的天气基本上都是晴天没有多大变化,下雨也算是很难碰到的了。而在这种恶劣天气中继续待在外面乱晃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 

   

  卡米尔半倚着窗沿,把一只手垫在脑袋下,盯着窗外发呆。另只手捧着用积分换来的饮品,把手心捂暖,向上腾出的白雾覆上身侧的玻璃。玻璃窗模糊得很,雨水滑落留下明显的水痕,把外面的世界扭曲。 

   

  好久没见到雨了。 

   

  房间里的暖气开得适合,休息厅的门推开又关上,卡米尔瞟了一眼便又把视线转回来,并不是他等的那个人。雨声杂乱却又微妙地带着节奏,在这时变成最好的催眠曲,倦意一点点涌上来,休息厅禁止打斗,那么稍微放松一下也可以吧……?卡米尔眨眨眼睛还是小眯了一会。 

   

  半睡半醒的朦胧中,做了一个不太清晰的梦。 

   

  梦到了过去。 

   

  卡米尔赤着脚,毫无目的地行走,初冬的寒冷不是他那几件单薄上衣能抵御的。再加上从头顶传来雨滴落的触感。先是落在卡米尔的鼻尖,随后大大小小地全部往他身上砸。他捂着头奔跑起来,而脚下的泥土被雨淋得松软,像是一脚踩进沼泽,卡米尔的身体开始下陷,他挣扎一下,换来的是更快的下陷。卡米尔能感受到泥土埋上他的胸腔,那令人窒息的压抑感。 

   

  “卡米尔。” 

   

  梦中惊醒,抬头便对上了一双的紫眸,它的主人撑在桌子上,倾下半个身子查看卡米尔的情况。雷狮似乎是刚进来,衣服被雨淋湿一片,带着股泥土的味道。 

   

  “做噩梦吗?你刚刚的表情不是很好。” 

   

  “没有,让大哥担心了。”卡米尔把围巾往上拉了拉,湛蓝的眼睛盯着自家大哥淋湿的衣服,墨发上的水珠落下滑进领口中,“大哥去换身衣服吧,这样容易感冒。” 

   

  雷狮笑了一声抬手去揉他的头,把头发揉得乱乱的,卡米尔也不挣,只是拍了拍雷狮的手臂让他停下。 

   

  “我可没那么弱,说起来每到这个时候都会下雨呢。”雷狮收手,视线转向窗外。 

   

  是,卡米尔回道。 

   

   

   

  卡米尔不喜欢雨天,但是他又怀抱期待。 

   

  每到圣诞节都会下雨。这是自从卡米尔知道圣诞节是什么之后发现的,虽然他也不懂为什么,但这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圣诞节的标志。  

   

  圣诞节本应该是不属于贫民窟的孩子,卡米尔听说过但也没有去期待过。像他们这种被抛弃遗落,连温饱都顾不上甚至无法保证能否平安过冬的人,连期盼的资格都没有。 

   

  卡米尔也曾偷偷溜进城镇,在他的印象中,过节应该是热闹的,到处都充斥着快乐,在温暖的大屋子里一边谈笑一边享用桌子上的美食,应该是一群幸福无忧的孩子们所等待的才对,卡米尔也曾认为平民窟是圣诞老人都不会光顾的地方。 

   

  “怎么会呢,连三皇子殿下都会来的地方圣诞老人也一定会来的。”小小的皇子这么否认道,“而且卡米尔是一个好孩子,没理由得不到礼物的。” 

   

  卡米尔当时半信半疑,听着大哥的话许了个圣诞心愿,因为没有纸笔,雷狮就让卡米尔把心愿写在他的手心里。他把手紧握成拳,走的时候向卡米尔挥了挥。 

   

  “我会帮你传到圣诞老人那里的!明天等着收礼物就好了。” 

   

  卡米尔第二天就真的收到了圣诞礼物,是用礼品盒包裹好的,上面还系着淡紫色的缎带。卡米尔第一次见到这种礼品盒还是在一家礼品店里,他趴在玻璃窗上,看着各式各样精美漂亮的礼品视线就走不开了。 

   

  卡米尔小心地打开盒子,拿出里面的书籍和一张印着淡金字的卡片。 

   

  “merry Christmas” 

   

  此后的每年卡米尔都会收到圣诞礼物,雷狮也乐此不疲地向圣诞老人帮他传递他的愿望。 

   

  “卡米尔。” 

   

  “大哥?” 

   

  “雨停了。”雷狮转了个目光,站在休息厅另一角的佩利和帕洛斯也望过来,懒懒散散却一副待命的模样。 

   

  卡米尔了然,他站起来伸展开了四肢,把围巾往上拉了拉,小步跟上雷狮。 

   

   

   

  这么说来,自从跟着雷狮进了皇室之后,卡米尔的圣诞节都是和雷狮一起过的了。雷狮显然是不屑于参加这种节日,所以他也从来不过。卡米尔没见到雷狮收到过什么圣诞礼物。 

   

  “三皇子殿下……”卡米尔在一次雷狮给他读睡前故事的时候轻拉了下对方的衣袖,“你有收到过圣诞礼物吗?” 

   

  雷狮本就对不擅长的睡前故事给烦恼了,现在又被问了个意义不明的问题。 

   

  “啧,这种东西不是无所谓的吗,你问这干嘛?” 

   

  “因为殿下一直在帮我给圣诞老人传愿啊,但是您不许愿吗?” 

   

  “我可不相信愿望这种东西,想要的只有自己亲手抢过来最实在。”雷狮挑起嘴角,眼神变得有些不一样。卡米尔恍惚好像看到了他站在众人之上张扬跋扈的模样。 

   

  “还有啊,说了叫我大哥,别再喊些乱七八糟的,难听。” 

   

  雷狮抬手狠狠地捏了捏卡米尔的左脸作为惩罚,而后者扭曲着五官一副不情愿的模样。卡米尔刚来没多久,还是太瘦了,捏上去都没什么肉。雷狮啧了一声,有些不满地收回手。 

   

  而当他们参加了凹凸大赛之后,圣诞节的雨还是会下,而卡米尔考虑的已经不是礼物的问题了。卡米尔的警惕性提高了很多,时刻考虑着海盗团的利益,还有关乎雷狮的事情。也没有闲余的时间抽出许个愿什么的,他差点都要忘了今天是圣诞节。 

   

  他来大赛的目的就是为了辅佐雷狮,用尽一切办法让他夺取大赛胜利。尽管这可能会要了他的命,但只要是为了大哥他都在所不辞。 

   

   

  狩猎中卡米尔发现了一些花,紫红色的花朵开了一团,他摘了些许,放在上衣的口袋里。 

   

  “裁判长说圣诞节庆祝从今晚直到第二天上午六点半,期间不得发生打斗行为。” 

   

  卡米尔语气平淡,简述刚刚发来的公告内容。 

   

  “啧,那家伙居然也会在意这种无聊的节日。 ” 

   

  “还有强制参赛者们都参加圣诞晚会。”卡米尔补充道。 

   

  “麻烦。” 

   

  “我倒是觉得挺好玩的。”帕洛斯背靠着墙,双手抱胸一只脚踏在身后的墙上,他金瞳微眯,笑得像条吐着红信子的蛇。“可苦了佩利了,难得集聚这么多人还不允许打架。” 

   

  晚会无非是聚在一起吃吃东西,做些让人降低智商的游戏。不过难得看到了带着圣诞帽被雷德当孩子举高高的嘉德罗斯,带着假胡子拿着巨大拐棍塘的格瑞,可惜头发戴不进帽子。还有穿着驯鹿连衣服一脸幸福的安迷修,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雷狮露出嫌弃的表情,头顶的驯鹿角发出七彩光芒。 

   

  会开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很无聊了,大部分参赛者都走了,雷狮晃了晃手里还剩下半罐的啤酒,一口饮完后走向了卡米尔。 

   

  后者还在用塑料小叉切着蛋糕,放下警惕看着就像个孩子,其实本来也就是十多岁的孩子而已。 

   

  那么给他一个圣诞节也不算是过分的要求吧。 

   

  “觉得无聊吗?卡米尔。”雷狮半倚在卡米尔身侧的桌上,随手扔掉了早就被掰断的驯鹿角,从他身上散发出的浓重酒气让卡米尔皱眉。 

   

  “大哥……” 

   

  “不要说话。” 

   

  “闭上眼睛,我带你去个地方。”他听见雷狮这么说。 

   

   

   

  卡米尔对于大哥的话一直都不加怀疑,他也真的闭上了眼睛。雷狮牵了他的左手,离会场的反方向走,卡米尔能听见喧闹的声音越来越远,感觉走了很远但他没觉得有多累,一路上他们都没有说话,雷狮抓得紧,卡米尔即使看不见也感到心安,便顺从地跟着走。直到耳旁只剩风声和些微弱小的呼吸声。 

   

  “好了,可以睁开了。”雷狮松了手。“抬头看看。” 

   

  “怎样?” 

   

  满天的繁星,大抵是因为下过雨,如此纯净的夜空着实难见,星星的数量也让人惊叹。漆黑的夜空像是巨大幕布,延伸到原处染上了些紫色,星星忽闪忽闪就像是舞台上的灯。此时雷狮展开双手,像个炫耀自己宝藏的孩子般,头巾被风吹起,让卡米尔突然想到雷狮曾披过的皇袍。而没有察觉自己就是一份散发着耀眼光芒的宝藏。 

   

  回忆中雷狮曾从他那破旧房子里带他逃出来时,也来到了同一片星空下,当时两人跑得快喘不上气,心里却是难以言喻的痛快和舒畅。卡米尔望着大哥的身影,熟悉却又微妙的不同。 

   

  “我记得我以前在这些星星下做过承诺。”雷狮突然拿起卡米尔的帽子,另一只手揉了把卡米尔的头,“我说我出了雷王星,就当一名海盗,随心所欲,自由自在。” 

   

  “我答应过你要带你去更辽阔的地方。” 

   

  雷狮扯着人一起摔在草坪上,下过雨的泥土是松软的,躺上去鼻腔里都是雨留下的气息。夜空很辽阔,没有遮挡,一眼望去星空好像离他们很近,密集的星星们就像在眼前转一样。卡米尔突然很想伸手去抓抓看,刚抬起一半就被另一只手握住了,手掌比他大些,掌心温暖。 

   

  “多久没和大哥一起睡了……?” 

   

  卡米尔转头望去,雷狮眼里还带着笑。两人的脸很近,卡米尔甚至能在雷狮紫红色的瞳孔中看到散落的碎星,发出不可忽视的光芒。 

   

  “圣诞快乐,卡米尔,今年的礼物就是这个了。”一向不屑于这种无聊节日的海盗头子对他的军事说道。 

   

  “谢谢大哥。” 

   

  夕雾花静静地靠在两人周围,紫红色的花朵成团绽放着。 

   

  [圣诞老人,我想许愿。] 

   

  卡米尔突然展开雷狮的手掌,用食指在掌心一笔一划地写出几个字来,雷狮对这笔划可是再熟悉不过了。从卡米尔遇见雷狮之后,每年的圣诞愿望就没变过。 

   

  雷狮也拉过卡米尔的手,在比自己小些的手掌里画了几个字。卡米尔在心里读出来后红了耳尖,雷狮倒是挺满意,惯例地握紧了掌心,只是这次掌心里除了卡米尔的愿望,还有卡米尔的手。掌心相贴,十指紧扣。 

   

  星空里有一道划痕,不知道是这个时间不该出现的流星还是骑着真正的驯鹿的圣诞老人不过…… 

   

  愿望也算是实现了吧。 

   

  End

        

        

        下一棒    @无名青梅 

   

   

  最后为活动的其他太太打call !!! 

   

   

  


圣诞雷卡糖罐48h启动☆

我,我混在一群神仙中间……!!
给各位太太打call!!!

雷卡糖罐小铺:

打个预告
—————————————————
形式:采用48h,每h一位太太
—————————————————
内容:图文均有
—————————————————
时间:12月24日00:00——25日23:59
—————————————————
以下为参加活动的太太的名单:
@安黎QAQ
@小菠萝栗
@雾云本一家
@布粮猫
@晨老爷
@flaaaag🚩
@无患木
@何处行何处💤
@简温w
@静恬掉毛,虚的不行。
@kamu
@Hyacinth
@蓝天与枫
@鸿郎
@清凉薄荷糖
@★淡猫颜★
@☀️🌙伢
@社会雫
@彭沙卡拉卡
@N
@霜天七实月
@白夜疾走
@千叶秋竹_いすみ
@无名青梅
@とうてつ
@阿福大懒
@蓝色运动鞋
@筱榆呀
@吸卡上瘾的荀绘
@亞羽羽羽羽
@言荒不说谎
@羽黎
@Lin予诺沉迷于双金。
@小熊软糖元无斋
@米需
@TEN_辰列
@维度无次元
@蜉蝣一尾
@鸢卿凉夏
@霁月.川
@拖拖今天也在吹卡
@👻四尾玄猫
@SKWZJ
@胶布的胶布
@十月下起了小雨
@浅茶甘酒
@南冥santal
@北棠rochel
—————————————————
—————————————————
同时圣诞雷卡tag活动开始,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奖品,但还是希望有太太愿意参加
—————————————————
活动tag:圣诞雷卡活动
—————————————————

【伽小】战争后

*真ooc注意
*全程不出现什么名字……

“战争结束了。”

少年自言自语地开口,他抬头看着天空,没有什么云朵只是纯净湛蓝的天空。

冰棍不知到什么时候已经吃完了,小心把棍子叼在嘴里,盘起腿不正经地坐着。

这就是和平吗?他感受着这有些不真实的生活,飞鸟扑腾翅膀的声音,微风穿过树叶间隙的声音,夹杂着令人不愉悦的人类的吵闹声。极力拉扯着嗓子发出粗俗不堪的话语,与这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像是杂音般混杂在一首本该美妙的曲子中。

人类争吵着,互相厮打着,粗重的呼吸吐出浑浊的气体,在空气中飘散,蔓延开来,遮盖住泥土的气息。

——有点恶心。

和平是英雄们用生命换来的,而没有力量的人类只是在贪婪地享受着这份和平。或许在想起来时还会再带着感激之心,一转眼便又会去考虑自己的事情。反正人类也就是这么自私的存在吧。

小心这么想着,直到视线突然被一大块阴影盖起来,“在想什么?”温和的声线已经表明了来人,他有些不满地移开那双手,仰头看到那人正冲自己笑着。

他从自己身后绕过来,坐在长椅的一端。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啊——”少年顿了顿,深呼吸后吐了一大口气,看着那人疑惑的表情难得的带了半点认真,“为了这样的人类真的值得吗?”最后的音节轻得快要被风带走。

“什么?”

“没有啦没有——”

少年站起身来,扔掉了那冰棍棒子,懒懒地伸腰。

“忘记吧。”

毕竟我也只是个人类罢了,自私的心理什么的……

他看向长椅上的人,眼神里多了一份不知名的感情。

——我也有啊。

end

觉得有些地方加上名字怪怪的就干脆放飞自我了ww所以大概会非常奇怪吧ww

这个小心迷之性格不符,不过强行无视啦ww感谢看到这里ヾ(´∀`。ヾ)



【甘党】太阳

*ooc注意
*勿带三
*文风奇怪

有点黑。

在没有路灯的夜晚。

月光投下一片柔和的光芒,但对天月来说,并没有给他太大的安心感。

天月有些懊悔自己为什么提出抄近道的建议,总之不能让同行的歌词太郎看出异样才行。

他眯了眯眼睛,也只能看到黑灰的色块。能勉强看到物体模糊的形状,天月在几乎全黑的色块中吃力地寻找物体不清晰的边缘。看不见脚下的路,迈出去的步伐便变得极不肯定,一步深一步浅地小心前进着。

忘了戴眼镜,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近视好像让夜视力变得更差了。

心脏猛烈地跳动,人对于黑暗的恐惧慢慢吞噬着自己仅存不多的淡然和理智。

好黑,真的好黑。

好可怕——

[天月くん怎么了吗?]

温和的嗓音从身后传来,带着安心感,让人只想沉溺在那份温柔中。[诶……?]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有些奇怪,天月摇摇脑袋,对上那人担心的视线回应着[没事没事!歌词やく我们继续走吧!]

他刻意挺高了音量却还是藏不住字句间那丝毫的颤抖。

天月装作没事的样子,挺直了身子往前走两步,可下一步他又开始犹豫起来。

一片漆黑,天月努力地辨别着面前的道路。是平底还是浅坑,有没有绊脚的物体,怎么办好像不见底的深渊啊……脑子里想出了许多的可能性,几次鼓起了勇气,最终还是踌躇不决地停在了原地。

心里进行着激烈的挣扎,绝对不能让歌词太郎担心,但是自己又不能克服惧黑的心理。

能不能,向前迈出去呢?

天月还在犹豫,正为自己的犹豫而感到愧疚时,手突然就被握住,附在手背上的温度让他吓了一跳,但也不挣,任由歌词太郎抓着。

[我记得天月くん好像有夜盲症吧?]歌词太郎走到天月旁边,侧着脸看了看对方的眼睛,[在夜晚应该很吃力吧?]

天月有些慌,他别过头去,耳尖微微泛红。[啊,其实……]逞强的话似乎全被卡在喉咙里,天月看了看面前的道路,不自觉地握紧了歌词太郎的手。[很黑,我很害怕啊。]

把心声吐露出来了。

天月松了口气,也不再装出镇定的模样,往歌词太郎的方向靠了靠。

[那我带你走吧,要抓紧我哦。]

两人的位置对调了,歌词太郎走在前面,天月走在他走过的路上,视线从漆黑到可怕的道路转移到身前人的背上,每一步都坚定了很多。

月亮能够在夜晚发光,也是因为有太阳的光芒照耀着。

不知何时变成了十指相扣,手心间的温度像是驱赶了所有的不安。

突然从心底蔓延出来的幸福,渐渐充斥了整个身体,天月笑了起来。

这就是照耀着我的太阳。

end

第一次写甘党/////

其实是看到了一篇夜盲症的文很喜欢就写了这个ww

谢谢看到这里(๑´∀`๑)


夏日,梦


迟到的米诞!!

热昏头的产物

各种注意xx

不像米诞的米诞xxx


今天是什么日子?

阿尔抬头看了看天,碧蓝得刺眼,没有云,也没有太阳,但就是热得让人心烦。

讨厌的汗液从额前浸出,沿着耳侧流到脖颈上,刘海湿湿地粘在额前,黏腻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他可没有在最热的天跑出来露天喝下午茶的爱好。

坐在自己对面的人也没好到哪里去,白衬衫的衣领敞开,扣子也难得的解了两颗,袖子挽到了小臂但似乎还嫌不够凉快。端正地坐在藤椅上,翻看一本似乎很难懂的书,肉眼可见的汗珠从发梢滴到书上,留下深色的水痕。

阿尔望着那人似乎晒不黑的皮肤和衣领下露出的锁骨,觉得嗓子有些干。思绪在热浪中翻搅着,像是被融进空气黏腻了起来。

他突然感觉被什么拉扯着,把他的思绪一同拉了回来,便转身向那力道的方向看去。坐在对面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自己身旁来了,蹲着身子拉住自己的衣角。

“亚瑟?”

趁着自己走神时跑来的吧?恶作剧吗?

但是并没有像阿尔想的那样。

亚瑟只是微仰起头,在他耳边低声轻语着。

“       。”

夏日的蝉鸣。

又响又长,听得人心中愈发烦躁起来。阿尔抹了把额前的汗珠,顺便抓抓已经湿透的额发。

他看着那人说完便跑回了自己的位置,又拿起书明显心不在焉地读着,像是做了什么错事被发现的孩子一样。

其实刚刚阿尔没听清亚瑟说的话,只看到他的嘴巴动了动,吐出几个模糊的音节,几乎全被夏日的热流覆盖。

“嗯?你刚刚说了什么吗?”

“没有。”

那人红着脸别过头了。

“诶——说嘛。”

“都说没有啦!!”

棱角已经模糊的方糖落进咖啡里,随着人有些不经心地搅拌,一下就融掉了。

亚瑟拿起身前的茶杯抿了一口,精致小巧的花纹让他甚是喜欢。手指摩挲着书本凹凸不平的封面,视线全在那个一个劲往咖啡里加糖的人身上,脱口说了句笨蛋。

阿尔的瞳色比天空更深些,像深邃的大海但本人看似却又没有那般的深沉。

在自己眼里他永远都还是个孩子,其实已经长那么大了啊。

又是一阵蝉鸣,却比刚才更加吵闹了。

阿尔摘下眼镜揉着流进汗的眼睛,再睁开眼时,圆桌和人都已经不在了。手上的咖啡杯也变成了一只高脚杯,他晃晃里面的液体,有些茫然地看向四周,打扮华丽的客人们正举着香槟谈笑着。

室内冷气开得很低,思绪刚在盛夏里的他还没缓得过来。

是梦吗?

[happy birthday,Africa.]

蓝色的横幅又大又显目,挂在室内最中间的位置,让阿尔一下就明白了自己现在的情况。

正在自己的生日聚会中。

阿尔把高脚杯放回原处,橙黄色的液体一点没少。

他和一些朋友打了招呼,往阳台的地方走去,意外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似乎也是受不了室内的吵杂出来的。

即使还是盛夏,室外也意外地凉快,空气没有白日里的闷热。

阿尔走到他身边把双手交叉搭在栏杆上,对人笑了笑。

“今晚的月色真美。”

亚瑟听闻抬起头,今晚几乎没有什么云,大概是里城市比较远,漆黑的夜空挂着明明暗暗许多星星,有些还有隐约闪着光。

很漂亮的星空,但是——

“今晚可没有月亮。”

亚瑟顿了顿,嘴角带着笑意。

“而且感觉很不像你会说的话。”

“小菊教我的啦。”

亚瑟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手指勾着空的高脚杯玩弄着,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脸颊带着点粉色,半垂着眼睛,懒散的眼神望着他。

“那么,是什么意思呢?”

阿尔有些慌乱,视线躲躲闪闪最终还是回到了亚瑟身上。

“……字面意思啦。”

阿尔笑笑,像是想起什么,他猛的抱住了亚瑟,吓得人差点甩掉了手里的高脚杯。

“干,干什么啦!”

“呐,亚瑟。”

他把头靠近怀里的人,鼻尖差点碰到一起,亚瑟有些慌乱地微微侧了脸。

“那天下午你想对我说的是什么?”

“……什么下午?”

“诶?就是这样……”

阿尔努力回忆着那时的情景,学着亚瑟的唇形。

似乎又听到了蝉鸣的声音,盛夏还没结束呢。

[好きです。]

—END

“月色真美”也有“我喜欢你”的意思www

其实阿尔早就知道那时亚瑟说什么了www